首页 - 最近更新 - 网站地图 - 移动版 - MIP版 经典好故事就在搜故事网(www.sgushi.com)
搜故事网
当前位置: 搜故事 > 故事会 > #蝙蝠和穿山甲的故事# > 正文

蝙蝠 穿山甲 运气与新冠肺炎-乌有之乡

发布时间: 分类:故事会 点击:17010

原标题:蝙蝠和穿山甲的故事,蝙蝠 穿山甲 运气与新冠肺炎-乌有之乡

通过内在的本质之气与外部流动的运气的五行生克关系,来揭示病毒和疫情的命运或者发展过程,是四柱算命理论在疫情上的创新运用,是旧瓶装新醋。通过这个方法,可以把关于新冠肺炎的所有关键问题分析得清清楚楚,但愿能遇到能看进去这篇文章的读者!

蝙蝠究竟是不是新冠肺炎的自然宿主?穿山甲究竟是不是新冠肺炎的中间宿主?如果是,为什么它们携带的病毒与新冠病毒的相似性不是百分之百?

蝙蝠为什么是 病毒之王 ?

冠状病毒为什么像日冕?

穿山甲是山地动物为什么却长着一身鳞甲?

新冠肺炎传染性 超强 的原因何在?

1月20日之前,为什么专家们一直认为疫情可控?

新冠肺炎与非典的发热症状有明显不同,为什么?

新冠肺炎为什么会有脾胃病表现?

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的根本区别主要是什么引起的?

气温升高会不会有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控制?

非典疫情为什么持续到六月份才结束?

新冠病毒何时会失去活跃的外部环境?

所有这些问题,这些现代医学无法解答的问题,这篇文章将给您细致而圆满的解析!

蝙蝠的所有特征都指向其所带的黄昏之气

科学家已经基本确定,蝙蝠是非典的传染源。另外,科学家们还倾向于认为,蝙蝠也是埃博拉出血热的传染源。现在,科学家们已经证明,新冠病毒与云南的一种蝙蝠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相似度达到96%,所以,科学家们认为,蝙蝠还是新冠肺炎最可能的传染源。

虽然古人也曾因蝙蝠之 蝠 与 福 同音而以蝙蝠象征福气,但在现实中,蝙蝠总是给人以不吉祥的感觉。事实上,蝙蝠也确实很容易使人将其与不吉祥联系起来。

蝙蝠黑而丑陋的形象、夜晚出没的习性、居住在洞穴等幽暗之处的特点,都让人难免对其心生厌恶甚至莫名的恐惧,但这仅仅是蝙蝠的外在形象和特点带给人们的感觉和反应,实际上,蝙蝠真正能让人厌恶、恐惧以致避而远之的,是其本身所带之气。

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中,蝙蝠总是出现在黄昏,所以,蝙蝠总是让人将其与黄昏、日落联系起来。由此再延伸一下,人们还会联想到人之临终、阳气将尽。

我们看到,蝙蝠的颜色整体上是棕黑色的。为什么是这样一种颜色呢?根据全息理论,一个事物的任何一个部分或方面的信息都反映着这个事物整体的性质,我们看黄昏时分,太阳已落,天气渐暗,西边的天空仍有残留的晚霞辉映着大地,这时候的天空颜色,即所谓暮色,不正是趋向暗黑的初起的夜色与红黄相杂的晚霞之色的混合么?而这种颜色,不正是蝙蝠的颜色么?所以,蝙蝠与黄昏在颜色上就是对应的。

人们总是喜欢给身边的人或动物起外号,这些外号或者别名,一般代表的就是这个人或者动物的某个特点,下面,我们就再来看看蝙蝠的一些别名,更深入地了解一下蝙蝠的特征。

蝙蝠有不少别名,譬如 天鼠 、 飞鼠 、 仙鼠 ,等等。为什么叫 天鼠 、 飞鼠 、 仙鼠 呢?

我们知道,在动物大家庭中,有的动物在陆地生活,有的动物在海底生活,有的动物总是翱翔在天空。我们都知道,老鼠是在陆地上生活的动物,它是属于大地的。我们也知道,蝙蝠跟老鼠非常相像:尖嘴、细牙、小眼睛、能竖立的耳朵、吱吱的叫声,以及夜间出没的习惯。但是,我们却发现,相比于老鼠以及其他哺乳动物,非常像老鼠的蝙蝠却有些不同寻常:它既有地上活动的动物兽类的特点,又有天上翱翔的动物鸟类的特点,既像兽,又像鸟,像兽却跟一般兽不一样,有腿却不能在地上行走、跑动,像鸟却又不是一般的鸟,有翼手而没有翅膀,没有羽毛。不过,蝙蝠属于哺乳动物,而鸟却属于卵生动物,所以,蝙蝠本质上属于兽类,一种特殊的兽,即唯一的能飞的兽。因为蝙蝠形象、习性跟地上生活的哺乳动物老鼠都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时又能在天空飞翔,所以,蝙蝠又被称作 天鼠 、 飞鼠 。作为哺乳动物的兽,蝙蝠却能像卵生动物鸟类一样在天空飞翔,这是不是很神奇?这像不像地上的人通过修炼获得了升天的能力?再加上蝙蝠相对于老鼠非常长寿老鼠寿命一般3年左右,蝙蝠一般12年,最长可达30到40年,所以蝙蝠又被人们称为 仙鼠 。 飞鼠 的概念包含着兽类与鸟类相交的意思, 天鼠 的概念包含着地上动物与天上动物相交的意思, 仙鼠 的概念包含着平凡与超常相交的意思,总之,蝙蝠的这三个别称都象征着一种过渡,一种阴阳(包括天地)相交状态,这跟蝙蝠与黄昏的对应是完全一致的。

蝙蝠还有一个别名叫 岩鼠 ,表面理解是因为蝙蝠经常以岩洞、岩缝为家,深层含义则在于,岩属金,根据五行学说,西方为金,岩鼠即金鼠。因为蝙蝠对应黄昏之气,而黄昏是酉时,酉处在西方之位,太阳在西边落山,同时,因为老鼠一般在子夜时分活动,而子时对应北方,五行属水,生肖鼠也对应子时、北方和水,这样,相对于属水带北方之气的老鼠,蝙蝠因为带的是西方之气,属金,故称 岩鼠 ,即金鼠。我们知道,金星是八大行星中唯一顺时针自转的行星,而蝙蝠则是动物中唯一的倒挂着睡觉的动物,蝙蝠被称为 挂鼠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蝙蝠与金星的这种在 反常性 、 逆向性 或 倒向性 上的相似这是有很深的哲学意味的,以后会详细分析,进一步证明,蝙蝠所带之气为金气,为西方之气。

但是,蝙蝠所带的西方之气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西方之气,而是黄昏时太阳落山后即太阳走到西北位置时的西方之气,也就是西方之气就要结束、北方之气即将开始之气。这在后天八卦中对应的就是乾卦。蝙蝠还有一个别名叫 燕别虎 。燕子就是古人所谓 玄鸟 的原型。玄者黑也,北方之色。所以,玄鸟代表的就是北方之气。另外, 东方青龙,西方白虎 更是古人常说的一句话,这是因为西方天空的星象是一只老虎,西方属金,金之色白,所以,古人通常以白虎代指西方。既然蝙蝠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乾卦,是处于西方金气与北方水气相交之位,是从西方金气向北方水气的过渡,而白虎代表西方,燕子(玄鸟)代表北方,那么, 燕别虎 这个名称是不是就非常形象、非常准确地表达出了蝙蝠所带之气的本质?

燕别虎 这个别称同时表达了蝙蝠的四个性质相似的特点:由兽老虎向鸟燕子的过渡;由大地老虎生活在大地向天空燕子翱翔在天空的过渡;由西方老虎向北方燕子的过渡;由金老虎向水燕子的过渡。五行之水对应北方,对应人体之肾,对应五味之咸味。蝙蝠本质属金对应西方,因为处于金水之间,是带了水性的金性,而根据五行学说,五行之水对应五味之咸,所以,蝙蝠又叫 盐鼠 ,即带着水性的金老鼠。事实上,蝙蝠的肉味也确实是咸的。民间传说,蝙蝠是老鼠吃了盐(带上了北方水性)变的,貌似荒诞,其实蕴藏着很深的象征含义,象征着蝙蝠是带着水性或北方之气的本质属金的兽类。

总之,蝙蝠的所有别称,都诠释的是蝙蝠本身所带之气:日落之气、黄昏之气、金水相交之气(五行学中秋气属金,冬气属水,故金水相交之气,也是秋冬相交之气)、西北之气、由地升天之气、阳极转阴之气。

因为日落、黄昏对应或者象征着人之将死,而人在临终之时常常会有灵魂离体的体验,而在灵魂刚刚离体的那一小会儿,人一般还不会一下子就死,这时候,一方面,人的肉体的精力和能力已经所剩无几,而离体的灵魂则可以在天空傲游,这跟蝙蝠的特点多么相像:一部分像兽肉体,一部分像鸟灵魂,像兽而在地上活动的能力严重退化,像鸟却不能尽情远飞、高飞对于临死之人来说,灵魂傲游时间长了,可能就回不来了,不过,临终时灵魂能够离体的人仍然是人,还没有归天,仍然属于大地,就像蝙蝠仍然属于兽类,属于大地,而不属于天空一样。同时,临终之时,人的灵魂往往穿梭于阴阳两界,是不是也有种 仙 的味道呢?而蝙蝠的一个别名就叫 鼠仙 。

蝙蝠身上为什么会携带那么多的病毒?

根据科学家们现在的认识,在新发现的人类传染性疾病中,有75% 来源于其它动物,其中蝙蝠是最重要的 病毒库 ,是真正的 病毒之王 。目前已发现,蝙蝠体内携带有超过100种病毒,其中包括埃博拉病毒、SARS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马尔堡病毒,汉坦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狂犬病毒等。那么,蝙蝠身上为什么会携带这么多凶险、可怕的病毒呢?

中国古人讲阴阳,现代物理讲正物质反物质,西方的塔罗纸牌有正反两面,一张牌同时表达了两种相反的解读,根据这种思想,当一个事物发展到顶点时,从相反的一面看就是最低点,因为内在的能量已经消耗完了,这时就会遭遇灾难,从顶点塌缩或下落。同理,当一个事物阳气充分显露于外时,内在就没有阳气了,灾难、死亡就降临了。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蝙蝠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乾卦。乾卦是纯阳之卦,其位在西北,对应的就是日落之后。日落时西天火红一片晚霞,而天色却已经昏暗下来。其象征就是外在阳气极强,而内在阴气极重。所以,乾卦从这一面看是极阳,从相反的一面看就是极阴。这也正是蝙蝠所带之气。生命是靠内在的阳气而存在,当内在的阳气严重不足,充满了阴气时,病毒就滋生了。我们看产生于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它的形象像不像日落后的余霞与被暮色笼罩的大地的结合体?为什么冠状病毒像日冕?因为蝙蝠之气和日冕一样都代表着阳气的最末、阳气的残余!为什么病毒总是跟湿气联系在一起呢?因为湿气盛就是阴气重的表现。蝙蝠喜欢阴暗潮湿之地,就是其本身所带之气的表现。

我们知道,一般哺乳动物都是在地上生活,少数在水中生活,但蝙蝠却是个特例:一方面,本身是哺乳动物,却能在天上飞,睡觉、捕食都在高处,另一方面,蝙蝠又生活在潮湿阴暗的地方。也就是说,蝙蝠一方面具有极阳的特点是哺乳动物中最喜高的,另一方面又具有极阴的特点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这种极阳与极阴结合成的统一体就是落日之气、黄昏之气,也对应后天八卦中的乾卦之气。

另外,蝙蝠的身体特征也是蝙蝠所带之气的象征。蝙蝠的前肢非常发达,并由前肢演化成用以飞行的翼手,而后肢则短小无力,不能支撑行走。这本身就象征着:好高骛远,不能脚踏实际;能量充分显露于外前肢和开始,而内在能量后肢力量或后劲严重不足。总之,蝙蝠所具有的这种表面极阳而实质极阴之气就决定了蝙蝠体内特别容易产生病毒。

事实上,当内在阴气病毒达到一定程度时就意味着死亡,就是外在阳气的彻底消失,就像晚霞终将消失而黑夜必将到来,这就是阳极转阴。蝙蝠所带的气,就是阳极转阴之气,只不过稍稍偏阳而已。蝙蝠前肢发达以致演化为翼、后肢退化以致不能站立的身体特征本身就意味着,蝙蝠一半属天鸟、阴间一半属地兽、阳间,属天的那部分不完全像天,属地的那部分不完全像地,不过本质还是属地,就像一个人将要断气,快要升天了,已经灵魂出窍了像鸟,但还有最后一口气,还没有死。这就是蝙蝠的象征意义。蝙蝠以及黄昏的外阳内阴的特征,就像是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这也就怪不得人们都说,蝙蝠长着一张死神的脸。

很多人可能都很好奇:蝙蝠体内藏有那么多病毒,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甚至长寿呢?这是因为,每一种动物都带着相应的气,蝙蝠所带的这种阳极转阴的黄昏之气虽然内在阴气最重、最容易产生病毒,但这种气在自然之气中却是必不可缺的,带这种气的动物也是生物链条中必不可缺的一环,假如这种动物因为体内有很多病毒就灭绝了,那自然界的生物链就被打断了,这就像一天之中没有了黄昏这个环节一样不可想象!所以,大自然创造了蝙蝠这个带着阳极转阴之气的生命体,必然也就使其具有了能与病毒共生的能力。每一种生物的存在都是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的,就像病毒对于生命体来说是恶,但病毒的产生和存在又是对生命体的警告,能促使生命体尽快做出调整,以利于其更长久的存在,同样的,多数蝙蝠以蚊子、苍蝇等飞虫为食,是生物链条不可或缺的一环,对于人类也是有益的。所以,携带着大量病毒的蝙蝠并非我们人类的敌人,当我们人类受害于来自于它的病毒时,我们首先应当反思的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如何避免让蝙蝠的病毒再次侵害我们?

穿山甲带的是 人鱼 之气

目前,科学家们认为,穿山甲是最可能的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他们发现,穿山甲携带的病毒与新冠病毒,相似度高达99%。我们要搞清新冠肺炎,就必须搞清新冠病毒,要搞清新冠病毒,从运气学说来讲,就必须先搞清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和中间宿主所带的气。我们已经搞明白了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蝙蝠的气,那么,新冠病毒中间宿主穿山甲带的是什么气呢?

如果承认万物都是按着规律运行的,那么世界上就没有偶然,正如我们前面对蝙蝠的那些别名的分析,所有人和事物的所有为人所知的名称即使是随便起的名字,都隐藏着他它本身的性质和特点,穿山甲也不例外。

要理解 穿山甲 这个名称,我们首先需要搞清 甲 的意思。甲的本义是:种子萌芽时植物突破种壳而出。《说文解字》释 甲 : 东方之孟,阳气萌动,从木戴孚甲之象。一曰人头宜为甲,甲象人头。 孚甲,就是植物籽实的外皮。显然, 甲 是指阳气最初的萌动,对应的是东方的开始东北,是春天的开始,是阳气初露但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的黎明,是正在出生刚露出了个头的胎儿。后天八卦中,处在东北之位的是艮卦,艮者,山也。山者,宣也。 宣,气散,生万物 《说文解字》。人类从大洪水之后的山上开始,人生从羊水破了之后的胎儿开始。山,对应的就是胎儿,就是万物之始。所以, 穿山甲 就可以理解为 穿越胎儿阶段的开始的阳气 。但是, 甲 跟 山 的意思并不重合, 甲 只对应胎儿正出生的那个阶段,而 山 则对应整个胎儿阶段,所以,这个解释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那么, 穿山甲 究竟该怎么理解呢?

甲 还有一层引申义,就是孚甲植物籽实的外皮、盔甲、甲壳。如果把正在出生的胎儿比作种芽,那么,正在生产的母亲就可以比作孚甲或甲壳。按这层意思来理解 甲 , 穿山甲 就可以解释为 贯通整个胎儿阶段之气的孕妇或产妇之气 。事实上,这个理解不但逻辑自洽,而且与穿山甲的其他别称在意思上也完全一致。

跟蝙蝠一样,穿山甲也有不少别名:鲮鲤,陵鲤,龙鲤,石鲮鱼。 里 本指里边、内里,引申指 水底 与 水面 相对。所以, 鲤 就指生活在水底的鱼。 鲮 在古代神话传说中指的是人面鱼身的人鱼,亦作 陵鱼 。所以, 鲮鲤 、 陵鲤 都指生活在水底的人鱼。为什么穿山甲会被跟 人鱼 联系起来?我们前面已经分析了, 穿山甲 是指带着胎儿气的孕妇气,而胎儿生活在母亲腹内的羊水中,像不像水底的鱼?另外,狭义的 人 是不包括孩子的,只有过了一定的年龄,譬如中国古代汉族男子满20岁,女子满15岁,才能叫 人 ,并且要举行成人礼。既然如此,作为 人 的孕妇,当她带上胎儿气,像胎儿一样柔顺、自然时,是不是就可以称之为 人鱼 ?我们再看看 龙鲤 这个别称。龙的形象一般都是 S 或反 S 形, S 或反 S 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头尾相接,意味着回到开始、复归于婴儿胎儿,那么,复归于胎儿的孕妇气不就是龙吗? 龙鲤 不就是行胎儿道的孕妇气吗?至于 石鲮鱼 ,可以这样理解:石属金,对应西方,于动物为地上之兽。那么, 石鲮鱼 就可以理解为带着兽性的人鱼或具有人鱼特征的兽了。

总之,当把 穿山甲 理解为 贯通整个胎儿阶段之气的孕妇或产妇之气 时,穿山甲的所有别名就都可以得到完美的、指向同一个含义的理解了。

然后,我们再看看穿山甲的形象和性格。穿山甲非常明显的中间圆胖、突出的体型,像不像孕妇?穿山甲抵御敌人攻击的策略,就是把身子圈成一个圆,让鳞甲露在外面,这性格以及形象,像不像躲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穿山甲平常喜欢独居在潮湿的洞穴中,这习性像不像胎儿?穿山甲作为一个生活在山地的兽类,却长着鱼类的鳞甲,像不像动物界的 成人 (兽:高级的哺乳动物),却以动物界 胎儿 (鲤鱼:低级的卵生动物)的形象和性格生活着?穿山甲生活在山地和丘陵,却喜欢湿地,生活在南方较热的地方,性格却跟太阳在黎明时一样安静、温和,像不像青壮年人却拥有着胎儿或者儿童的性格?

孕妇本身的湿气是比较重的,胎儿生活在母亲的羊水之中,湿气当然也是比较重的了,所以,带着走胎儿道的孕妇气的穿山甲,也含着比较重的湿气也就很自然了。穿山甲喜欢潮湿之地,也是它所带之气的反映。

从蝙蝠和穿山甲之气看新冠肺炎的症状和病因

现在,科学家们虽然认为蝙蝠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自然宿主,穿山甲是新冠病毒最可能的中间宿主,但对于是否真的就是,仍然没有确认。那么,我们可以先看一下新冠肺炎的症状和病因与蝙蝠主和穿山甲次之气是否有非常紧密的对应关系,如果有,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蝙蝠和穿山甲与新冠病毒的宿主关系了。

根据王玉光教授等人的论文,以及一线其他专家的说法,新冠肺炎患者比较普遍的症状是:发热但热不甚,没有壮热或烦热,也有少数不发热;干咳、痰少、咽喉不利;倦怠、乏力;食欲差、恶心,有的甚至大便溏泄;口干、口苦、不欲饮;舌质多暗、舌边尖稍红、大多舌苔厚腻;呼吸困难较严重时。

我们很容易发现,新冠肺炎的这些症状,都能从蝙蝠之气和穿山甲之气的结合中得到非常合理的解释:

首先,新冠肺炎是肺病,根据五行学说,肺属金,而蝙蝠之气也属金,从而产生于蝙蝠体内的新冠病毒五行也属金。我们看看,那些以蝙蝠为自然宿主的病毒引发的传染病,是不是都以肺病为主?肺得病,总是在肺气不足的时候,蝙蝠之气,不就是最弱或者内在阳气最不足的金气对应肺气吗?呼吸困难,不就是肺气不足的表现吗?

另外,蝙蝠带的是秋冬之交之气,本质属秋金,秋气燥,带秋气的咳嗽自然是干咳少痰。为什么咽喉不利呢?因为虽然金气燥运气学说中的所谓 燥金 ,但蝙蝠之气为最弱的金气,外阳而内阴,外燥而内湿,湿气所生之痰因燥结而不能顺利排出,故咽喉不利。

还有,人常说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秋气容易让人疲乏无力,本质带秋气的蝙蝠所致之病自然容易让人倦怠乏力。

但是,新冠肺炎并不只是肺部的疾病,仅仅根据蝙蝠所带之气,也并不能完全合理地解释新冠肺炎的所有症状,譬如,蝙蝠属金,为什么新冠肺炎患者很多都有突出的食欲差、恶心、大便溏泄等脾胃病表现呢?还有,口苦属肝胆疾病,为什么也会出现在新冠肺炎中呢?所以,除了蝙蝠之气,我们还需要研究一下新冠病毒最可能的中间宿主穿山甲所带之气与新冠肺炎的关系。

前面我们分析了,穿山甲带的是行胎儿道的孕妇气,也就是说,穿山甲由两种气构成:一种是孕妇气(人),一种是胎儿气(鱼)。孕妇气对应后天八卦中的巽卦,胎儿气对应后天八卦中的艮卦。根据脏腑与后天八卦的对应关系,巽卦对应肝,艮卦对应脾,也就是说,穿山甲所带的气,是肝和脾的合气,因为新冠病毒曾经在穿山甲体内寄宿过,必然也染上了穿山甲之气,所以,新冠病毒为害人体,除了蝙蝠之气对应的肺之外,还会有穿山甲之气对应的肝和脾。这样,口苦等胆汁反流表现,食欲差、恶心、乏力、不欲饮、大便溏泄、舌苔厚腻等脾虚湿盛表现出现在新冠肺炎中,也就不奇怪了。另外,肝和脾也常常结合在一起发病,中医常说的肝木乘脾土就是指的这个,特别是在初春木旺之际,却值脾虚湿盛,肝气犯脾就很自然了,所以,口苦、食欲差、恶心、大便溏泄等都是肝木乘脾土的结果。

相对于以蝙蝠为自然宿主的其他病毒引发的传染病,新冠病毒引发的新冠肺炎有一个特别突出的症状特征,就是湿气很重,其中根本的原因就在于,除了蝙蝠之气本质的阴湿性质很重之外,穿山甲所带的胎儿之气和孕妇之气,湿气也很重。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与艮卦对应的胎儿之气中的湿气,是外在的,其气是外阴内阳,对应黎明,这跟蝙蝠之气对应的外阳内阴的黄昏是相反的。

由于蝙蝠所带之气与穿三甲所带之气湿气都很重,所以,因湿而生热是很自然的。但是,因为蝙蝠所对应的黄昏之气或者秋冬之交的气本身偏凉,而且,穿三甲的气是孕妇气对应初夏与胎儿气初春的结合,也是比较温和的,再考虑到疾病发生在冬季,所以,虽然新冠肺炎患者普遍都有因积湿引起的发热症状,但普遍身热不扬,没有烦热和壮热。新冠肺炎患者普遍舌质暗,舌边尖稍红,舌苔厚腻,与这种湿盛生热而热不甚的症状表现是完全对应的。

由上面的分析可知,以蝙蝠之气为主,结合穿山甲之气,可以完美解释新冠肺炎的症状,这应当是对关于蝙蝠是新冠病毒自然宿主、穿山甲是中间宿主的观点的有力佐证。那么,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只有96%,与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相似度也只有99%,而不都是100%呢?

事实上,当病毒从其自然宿主身上转到中间宿主身上后,就必然也会受到中间宿主之气的影响,必然也会带上中间宿主之气,从而使其性质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而到了人体后,病毒同样也会受到所寄生的人所带之气的影响,从而使其性质再度发生改变,至于改变程度如何,应当主要就决定于在人体所寄生的时间,根据这个道理,科学家从人体分离的新冠病毒与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相似度99%,与蝙蝠携带的病毒相似度96%就显得非常合理了,因为用以检验的那个新冠病毒的1%的性质是它所曾呆过的人体赋予的,而其3%的性质是其所曾呆过的某个穿山甲所赋予的,其余96%的性质自然就是产生它的蝙蝠赋予它的。同样的道理,被认为是SARS病毒中间宿主的果子狸携带的病毒与来自人体的SARS病毒相似度最高达99%,被认为是SARS病毒自然宿主的蝙蝠携带的病毒与SARS病毒相似度最高达97%,也都是很正常的了。

所以,新型冠状病毒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相似度96%,与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相似度99%,不但不是人们怀疑蝙蝠是新冠病毒自然宿主、穿山甲是新冠病毒中间宿主的理由,反而是证明蝙蝠是新冠病毒自然宿主、穿山甲是新冠病毒中间宿主的强有力的根据。

新冠肺炎传染性 超强 的原因何在?

对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很多人都一边迷惑一边感叹:新冠肺炎的传染性怎么这么强?!

事实上,新冠肺炎传染性强是一个伪命题!不是新冠肺炎传染性强,而是经过了蝙蝠和穿山甲两个宿主的新冠病毒遇到了生它助它的外部的运气(按照规律运行的带有灵性的精微之气),从而在2020的冬末春初变得异常活跃了起来而已。

这个生、助新冠病毒的运气,就是这次疫病爆发的主要时间 冬春之交所决定的天地之气。

冬春之交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艮卦。

我们前面已经分析了,新冠病毒所带之气主要来自于其自然宿主蝙蝠,一小部分来自于其中间宿主穿山甲。虽然新冠病毒所带的穿山甲的气可能最多不过就3%,但是,因为穿山甲的气是后来进入病毒的,应当更多附着在病毒的外面,所以更容易感受外来之气的影响,从而更多地影响病毒,它们可能就像药引,实际上发挥着比它们在新冠病毒性质中所占的3%比例多得多的影响。所以,我们要研究外部的运气对新冠病毒的影响,首先需要把新冠病毒之气大体上看成是以蝙蝠之气为主(主气)、兼有穿山甲之气(兼气)的两种气的结合,而不是仅仅看成是蝙蝠之气。

我们知道,蝙蝠之气属金乾卦,穿三甲之气为土艮卦、木巽卦之合。从来自蝙蝠的病毒能在穿山甲体内较长时间存在来看对病毒有3%的改变,穿山甲的主气应当是土,因为土生金,从而穿山甲本身是有利于来自蝙蝠的病毒在其体内存在的。而且,就病毒而言,按道理只有生它、助它的气才能跟它相合,因而那3%的改变,应当也主要就是穿山甲作为土性的那一部分气。所以,我们可以粗略地把融进病毒的穿山甲的气当土胎儿之气为湿土气来看。

这次疫病爆发的时间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艮卦。根据后天八卦与二十四节气的对应关系,从大寒1月20日到惊蛰3月5日,都属于艮卦。所以,这次疫病,虽然起于坎卦之位,但主要的爆发时间,基本上都在艮卦范围内。根据后天八卦与五脏六腑的对应关系,艮卦对应脾土,脾为湿土。土生金,新冠病毒作为主体的来自蝙蝠的五行之气属金,所以,到了大寒之后,进入艮卦对应的时间范围,新冠病毒就遇到了生它的气候条件,就变得活跃起来。而且,新冠病毒中来自穿山甲的主要成分五行属土湿土,与艮卦对应的气完全一致,所以,在进入大寒之后,其气与外部的运气相比和,能量也得到了加强。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从1月6日小寒到2月4日立春,对应的是地支丑,丑为土阴土,与艮卦之气完全一致,且从大寒(1月20日)到立春(2月4日)之间,地支丑(土)与八卦艮(土)相重合,湿土之气更重,生、助新冠病毒(金、土)的力量更强。总之,新冠病毒在大寒之后,进入艮卦对应的时间范围,而且一直到立春之前,也处在地支丑对应的时间范围内,所以遇到的生它、助它的气非常强,自然就非常活跃、生命力也变得非常强大,传播起来自然也就非常迅速了。

所以,我们看到,新冠肺炎传染最快的时候,正是从大寒1月20日到立春2月4日这段时间。

不过,外部的运气按着固定规律运行的精微之气是不断变化的,此前不是、此后也不会一直是这样生、助新冠病毒的气。

我们可以注意一下新冠肺炎爆发的时间: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即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到2020年1月16日时,武汉卫健委通报的武汉感染新冠肺炎病例总共41例。18日通报新增4例,20日通报新增136例18日59例,19日77例,截止20日结束,全国感染新冠肺炎患者总共291例,21日全国440例,新冠肺炎开始爆发式增长。也就是说,新冠肺炎开始迅速传播是从大寒1月20日的前两天忽然开始的,普通人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也是从大寒这一天才开始的,而大寒就是后天八卦中的艮卦对应的时间段开始的第一天。我们知道,艮卦前面的是坎卦,坎卦属水,新型冠状病毒属金,金生水,新冠肺炎之所以在大寒之前的40天里传染性不明显,就是因为当时的运气主要是消耗新冠病毒的能量的,金生水,是会消耗金的能量的,能量不足,新冠病毒就活跃不起来,难以迅速传播。

可以进一步佐证这一点的是,2003年非典,跟新冠肺炎一样,第一个病例也出现在前一年的年底,也是到了2003年的1月20日大寒前后,由于被感染的人增多,才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到了1月23日,广东省便向全省各卫生医疗单位下发调查报告,要求引起重视。那么,为什么非典也是在艮卦对应的时间范围内忽然开始迅速传播起来了呢?我们已经知道,SARS病毒的源头宿主也是蝙蝠,说明SARS病毒所带的主气跟蝙蝠之气是一致的,五行都属金,因为大寒之后进入艮卦所对应的时间范围,而艮属土,土生金,SARS病毒就活跃起来了。

但是,我们会发现,2003年非典爆发时,并没有今年的新冠肺炎传染得快,这是为什么呢?

这主要是因为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果子狸与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穿山甲所带之气的不同而导致的。

我们前面已经分析了,穿山甲融入新冠病毒的气,应当主要是寒湿土之气,而果子狸融入SARS病毒的气,则主要是热燥土之气。这是因为,穿三甲融入新冠病毒的气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艮卦,果子狸融入SARS病毒的气对应的是后天八卦中的坤卦限于篇幅关系,果子狸的气性分析就不展开了,艮是从坎过来的,是从水中出来的,带着湿气和寒气,坤是从离过来的,是从火中生出来的,带着燥气和热气。所以,我们看到,同样有发热症状,新冠肺炎的热主要是由寒湿生成的湿热,所以热不甚,而非典的热,虽然也有湿热,但燥热就比较明显,所以热度也比较高。因为新冠病毒中含有(寒)湿土之气,所以,过了大寒,进入带着(寒)湿土之气的艮卦和地支丑对应的时间范围,自然会更加活跃,而因为SARS病毒中含有(热)燥土之气,在同样的(寒)湿土之气对应的时间范围内,土与土虽然相比和,但燥与湿却不相能,热与寒也不相能,外部的(寒)湿土运气会在一定程度上克耗SARS病毒中的(热)燥土之气,从而使其相对于新冠病毒,活跃性会减弱一些,表现在其所对应的疾病在同一时间的传染性上,强度就显得弱一些。

所以,并不是新冠肺炎传染性更强,而是新冠病毒的性质在大寒到立春这段时间遇到了非常强大的生它、助它的运气,从而异常活跃起来,在此之前,因为运气对新冠病毒并不完全有利,新冠肺炎传染性显得不是特别强,在立春之后,外部的运气对新冠病毒之气不再是单纯的生和助,传染性就减弱下来。当运气随着时间进一步变化,到了一定时候,新冠病毒就会失去存在的运气环境,新冠肺炎就彻底失去传染性了。

新冠病毒何时会失去活跃的外部环境?

当年非典正在肆虐的时候,有中医专家就预言,到六月份,非典就结束了,果然,六月之后,非典就结束了。这种预言的基础,就是运气学说。根据同样的理论,新冠肺炎的发展过程以及结束时间也是可以预测的。当然,这个过程是会受到国家对疫情防控力度的影响,但至少就新冠病毒存在的外部大气环境而言,是可以做一个基本的预测的。

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即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从此时到2020年1月6日小寒,对应的运气是后天八卦中的坎卦、天干中癸水和地支中的子水,运气全是水。新冠病毒五行主气属金,金生水,耗损其气,兼气属土,土克水,也耗损其气。所以,从2019年12月8日发现第一例病人到2020年1月6日,新冠病毒难以充分活跃,近一个月时间里,发现59例患者, 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也没有感染者死亡。

从小寒1月6日到大寒1月20日对应地支是丑土。土生金病毒主气,与土病毒兼气比和,病毒开始慢慢活跃起来,所以,到1月20日之前,武汉已有患者198例,死亡两例。1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公告称,专家研判认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1月20日,钟南山接受央视采访时,肯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人传人现象。正是从1月20日开始,新冠病毒才为人们所普遍关注。

从大寒1月20日到立春2月4日,对应后天八卦的艮土、干支的丑土,土生金病毒主气,寒湿土与寒湿土病毒兼气比和,所以,此时的运气按规律运行的精微之气非常有利于病毒的生长、繁殖,新冠肺炎在这段时间大爆发,传染速度令人恐惧,而且治愈率低、病死率高。

从立春2月4日到惊蛰3月5日,对应后天八卦艮土、地支寅木、天干甲木,木被金病毒主气克,消耗病毒主气,木克土病毒兼气,兼气受抑。此时虽然艮土之气仍然生、助病毒之气,但干支木气已经开始抑制病毒之气,另外,由于新冠病毒湿性很重且带寒性,而热化寒湿,随着气温逐步增高,也不利于新冠病毒的生存。所以,立春2月4日之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出现转折,新增疑似病例、确诊病例都开始逐步减少,患者治愈率也快速提升。但是,因为此时运气仍处在艮卦范围之内,运气仍然以土为主,所以病毒仍有较强的生存繁殖土壤。

从惊蛰3月5日到清明4月4日,对应后天八卦震木、地支卯木、天干甲木春分之前和乙木春分之后,木被金病毒主气克,因为此时正值木气当令,木气极旺,金气弱,金克木克不动,反大耗其气,而且木克土病毒兼气,病毒兼气失去生存土壤,再加上天气越来越热新冠病毒本性寒湿,所以,到了惊蛰,就会出现一个新的转折点,此后,新冠病毒的生存和繁殖就会变得相当艰难,疾病的治愈率和自愈率会更高,传染性会更弱,比1月6日之前还要弱。不过,此后新冠病毒仍然是有机会继续生存繁殖的,因为金克木,病毒仍存主动攻击之势,不过由于木气很强,且天气越来越热,除非遇到倒春寒和持续的阴雨天,病毒很难再有活跃的机会。所以,我判断,3月中旬之后,一切就可以基本恢复正常了。

从清明节4月4日到立夏5月5日,对应后天八卦巽木、天干乙木、地支辰土,因为运气走到地支辰土对应的时间范围,土生金新冠病毒主气,与土新冠病毒兼气比和,有利于病毒生存,新冠病毒有可能短期稍稍活跃一下,但因为土气较弱,且是阳土病毒带阴土气,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也需要注意,防止有新的病例出现。

立夏(5月5日)之后,天干丙火,地支巳火,火销金,新冠病毒的根本之气(来自蝙蝠的金气)遇到了最恐惧的敌人,变得气息奄奄。到芒种(6月5日)之后,因为运气进入后天八卦中的离火范围,运气彻底被火主导,新冠病毒的根本之气(金)完全被强大的敌人(火)所克制,没有了生存的条件,所以,到了六月份,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当就会彻底结束了。

写到这里,一些人可能会有疑惑:既然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在惊蛰之后会有根本的转折,那么,SARS病毒主气也属金,兼气也属土,为什么2003年过了惊蛰之后,非典疫情仍然势头不减呢?

这是因为,进入震卦对应的时间范围后,虽然运气按规律运行的精微之气已经对SARS病毒来自蝙蝠的主气不利,但因为SARS病毒也带着中间宿主果子狸的气,而果子狸带的是热燥的阳土之气,这跟新冠病毒来自穿三甲的寒湿的阴土之气是不同的,所以,随着天气越来越热,病毒的这部分热燥的兼气就会倾向于变得活跃起来,这就减弱了惊蛰后运气中木气对于病毒主气金气的损耗和对土气的克耗。所以,非典在惊蛰后直到立夏,仍然有比较严重的发展。过了立夏5月5日,干支已经属火,病毒的根本之气金遇到了克星,病毒就难以生存了,疫情开始明显减轻。到了芒种6月6日,运气进入离卦对应的时间范围,运气完全被火主导,SARS病毒的主气被彻底克制,国内的疫情就基本结束了。

总之,相对于非典疫情,新冠肺炎疫情虽然爆发起来很吓人,但大体结束的时间应当会早两三个月(不排除其后仍有新增患者)。除了国家的防控力度之外,所谓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也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相对于SARS病毒,新冠病毒本性偏于寒湿,难以忍受暖热天气。

从决定新冠病毒的内外之气看新冠肺炎的病理和治疗

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新冠病毒的性质主要由蝙蝠的金气和穿三甲的土气所决定,其中蝙蝠的金气是主气,是末金之气,是金、水相交之气,外阳而内阴,外燥而内湿,而穿三甲的土气则是兼气,是偏寒的湿土之气。

但是,新冠病毒的性质并不完全由这两种气决定,它的内在的性质还受到被感染的人的体质和气性所影响,新冠病毒寄生在谁的身体中,谁的气性和身体特征就会影响新冠病毒的性质和存在。事实上,一般患者所携带的病毒都是别人传染给自己的,所以,除了被动物传染的第一个患者,其他患者身上的病毒性质,不但有自己气性的影响,还有病毒所寄生过的其他患者的气性的影响。我们看到不同的新冠肺炎患者,病情有时会有较大的差别,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患者自己以及病毒寄生过的其他人对病毒性质的不同影响。

也就是说,新冠病毒的内在性质决定于三个方面:蝙蝠之气、穿三甲之气、新冠肺炎患者以及新冠病毒曾经寄生过的其他患者之气。当然,这三个方面中,蝙蝠之气最根本、最内在,是主要的,穿三甲之气虽然在病毒的性质中占比不大,但因为比较外在,实际上对人的影响还是比较显著的。另外,不同体质和气性的患者对病毒性质的影响虽然相对比较小,但也不容忽视。

像所有其他事物一样,影响新冠病毒性质和状态的,除了其内在的性质,还有外部环境,而影响新冠病毒的外部环境,主要就是运气按着规律运行的精微之气。这个运气,除了我们前面分析过的、随着时间而变化的每个节气所带之气,还有相对比较稳定的一年的总气,以及不同地理气候环境下的不同的气。

关于一年的总气,譬如今年是鼠年,那么,这个鼠年的气也是运气的一部分,也会影响新冠病毒的性质以及活跃程度。鼠年之气的性质,就决定于鼠的气性。十二生肖之鼠,对应地支子,对应正北,对应水,对应子夜、对应隆冬、对应寒。所以,受今年鼠年的影响,病毒的寒湿之性更强。虽然这种影响比较有限,没有节气、季节的影响大,但也不容忽视。我们看非典的症状,为什么相对于新冠肺炎,发热的热度更高?除了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果子狸较强(喜攀援、易便秘、对应西南)的阳气影响之外,与2003年是羊年也有关系。羊年之十二生肖羊,对应地支未,对应西南,对应午后,对应季夏,对应湿热,所以,受当年羊年的影响,非典的症状热性就更加突出,而且湿热症状也比较明显。

至于不同地理气候环境下的不同的气对疾病病毒的影响,中医专家们也普遍都注意到了,所以,很多专家都强调,要辩证用药,同一个方剂,不同地方的患者,药方要适当调整。譬如北方气候比较寒冷,患者的寒证表现可能就相对明显一些,那么用药就应当适当多用一些温热的药,南方气候相对暖热,就可以适当用一点寒凉的药。事实上,南方与北方不同的气候环境对病毒的影响,通过治愈率也可以看出来。我们前面分析过了,因为新冠病毒本性偏于寒湿,所以,随着气候变暖,病毒的本性受到抑制,活跃性就会减弱,疾病就更容易被治愈甚至自愈。我们看看现在新冠肺炎的治愈率,是不是南方明显高于北方?北京的医疗条件不比任何一个省市差,但是,不用说南方的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等比较发达、医疗条件相对较好的省区,就是江西、云南、贵州、安徽等相对落后的省区,治愈率或者病死率都比北京好不少啊!可见,不同地理气候环境对新冠病毒的影响还是相当显著的。

清楚了新冠病毒的所有重要的影响因素,那么,对于新冠肺炎的病理,我们也就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即,新冠肺炎主要病在肺脾,稍及肝胆,以气虚湿盛为根,本质偏寒,湿热为表寒生湿,湿蕴热,也有肝气犯脾表现。肺之病,源于蝙蝠之气,脾之病,源于穿三甲之气。蝙蝠之气,黄昏之气、阳气将尽,内在阴气极盛而生阴湿,这种阴湿之气,就是病毒之本。穿三甲与蝙蝠相生之气,为寒湿之土,这种寒湿的土性,自然会极大地助生病毒原有的阴湿之性。当由蝙蝠和穿三甲结合而成的、具有明显阴湿性质的新冠病毒遭遇后天八卦中艮卦代表的湿土之气时,再加上鼠年、冬季的气候以及当时武汉连日的阴雨,新冠病毒的阴湿性质便得到了极难一遇的加强。所以,新冠肺炎以阴湿过盛为其本质,湿气过盛就会生热,产生普遍的以发热、干咳等为主的热象。

所以,新冠肺炎的治疗,应当以祛湿为本,在宣肺祛湿的同时注意健脾,因为脾主运化,脾有运化湿气的职能,脾气足则湿邪自去,而且,肺气根于脾气,脾气生肺气,肺气足,则宣降功能良好,肺脏疾病自然很容易向好。另外,除热不宜过用寒凉之药,特别是在疾病初起发热不明显时,因为寒能生湿,从而加重病情。事实上,因为新冠肺炎的热是由伴有一定寒气的湿气引起的热,所以,在疾病初起,往往通过偏于温热的宣肺除湿健脾药物更容易有效除热,因为它去掉了发热的根,而通过清热解毒或者西医所谓的消炎直接去热,反倒会效果不好,甚至适得其反,因为它暂时去掉了发热这个表面现象,却加强了生热的根本 湿气。在疫情开始不久,中医专家就反复呼吁慎用抗生素,就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

疫灾引起的反思

2003年的非典疫情人们还记忆犹新,17年后,更可怕的新冠肺炎疫情又降临到我们头上,再放眼世界,埃博拉出血热、中东呼吸综合征、地陷、蝗灾、气候异常、几个月都停不下来的森林火灾 灾难越来越频繁地降临到人类的头上,许多人便开始了反思:我们现在这种征服自然、与自然相对抗的、一味外求的生存发展方式合理吗?可持续吗?

蝙蝠之气是黄昏之气,是由阳转阴之气,由蝙蝠产生的病毒近些年频繁地肆虐人类,是否有什么象征意义呢?17世纪,欧洲接连发生两次大瘟疫,一次是米兰大瘟疫,一次是伦敦大瘟疫。这两次大瘟疫都是鼠疫,老鼠带的是阴极转阳之气,17世纪之后,以欧洲为发源地的西方文明便开始征服世界、称霸世界。现在,以征服自然、一味外求为特征的西方文明,是否到了阳极转阴的时候?

「 支持乌有之乡!」

复制链接分享给更多人:https://www.sgushi.com/gushihui/893313.html

网友评论:
热点故事排行榜
故事会
最新发布